<tbody id="qptnd"></tbody>
<rp id="qptnd"><ruby id="qptnd"><input id="qptnd"></input></ruby></rp>

<dd id="qptnd"></dd>
    1. <th id="qptnd"></th>
         

        成都瑞祺新能源有限公司立足于四川、成都輻射西南、主要業務包括:太陽能熱水工程、空氣能熱水工程、光伏發電工程

        7X24小時咨詢服務熱線:

        成都瑞祺新能源有限公司

        太陽能熱水工程、空氣能熱水工程、光伏發電工程領航者

          德國品質 保質十年

        132-8119-6555

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
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    咨詢熱線

        132-8119-6555



        光伏大哥一騎絕塵,后排小弟三方圍剿
        來源: | 作者:胡燕 | 發布時間: 2023-12-04 | 75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        中國光伏儼然已經成為其它國家無法翻越的一座大山。


        中國第一,歐美印緊隨其后


        2013年以來,我國新增裝機已連續十年位居世界第一。


        2022 年,我國新增光伏并網裝機容量 87.41GW,再破歷史新高,作為全球最大的光伏市場,新增裝機全球占比38%,排名其后的是歐盟、美國和印度,裝機分別為41.4GW、20.2GW、13.96GW。


        2022年全球光伏裝機占比

        圖片

        制表:全球光伏


        中、歐、美、印光伏市場合計全球占比超2/3,中國之外,歐、美、印合計市場占比33%,2023年樂觀預期下四國光伏裝機合計達250GW。(??400GW新增,2023不是夢


        圖片

        (制表:全球光伏)


        中國之外,如何瓜分如此一塊大蛋糕?


        一方生產,三方被“支援”


        擁有全球最完整的光伏產業供應鏈優勢,我國光伏產業配套完備,產能產量優勢明顯,在主產業鏈中的多晶硅、硅片、電池片、組件四大環節,我國產能均占全球的80%以上,硅片、電池產量全球占比超90%。


        2022年中國光伏產品產能、產量全球占比

        圖片

        數據來源:CPIA,2023.5


        與之相應,歐、美、印光伏產品嚴重依賴我國進口:


        美國光伏組件進口來源中,有超過80%的產品來自中國光伏企業設廠的東南亞;


        印度光伏市場中,??我國光伏組件企業長期霸榜前十,2021-2022年,印度進口了價值30億美元的光伏組件,其中92%來自中國;


        歐洲市場則是我國光伏組件產品的最大出口地,2022年,中國光伏企業共計出口154.8GW的光伏組件,較2021年增長74%,其中86.6GW流向歐洲,占全年中國組件出口的56%。


        然而,誰又舍得將本屬于自己的份額拱手讓人?


        聯合抵制,意圖各立山頭


        中國光伏打壓的其它國家毫無還手之力,奪回市場控制權,美印歐出臺各種措施抵制中國光伏產品。


        大力扶持本土產能制造,


        2021年6月美國提出《太陽能制造法案(SEMA)》,IRA超強補貼將確保美國光伏產業在2030年實現本土50GW的制造能力;


        2022年印度發起PLI計劃,承諾在五年內投入450億印度盧比(6.06億美元/ 5.07億歐元),以支持建立10GW的綜合光伏制造廠;


        2023年3月歐盟官宣《凈零工業法》和《歐洲關鍵原材料法案》提案,到2030年,將保證歐盟本土至少30吉瓦的光伏制造裝機能力。


        設置中國光伏產品出口阻礙,


        2012年起美國針對中國光伏產品進行多輪反傾銷反補貼調查,2022年6月美國以強迫勞動為由對我國光伏組件實施暫扣令;


        2013年12月,歐盟啟動針對中國光伏產品的雙反措施,規定對未達到最低進口價格(Minimum Import Price,MIP)的產品征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;


        2019年1月印度出臺ALMM貿易保護政策,要求所有政府太陽能項目和向政府出售電力的項目只能使用ALMM清單中列出的組件品牌,以本土制造商為主;2022年4月,印度對進口的光伏電池和組件分別征收征收40%和25%的基本關稅。


        不約而同設置重重關卡,多方圍剿下,是對中國光伏實力的忌憚,而后續種種,無不說明他們的擔心不無道理。


        實力懸殊,無奈繳械修整


        2013-2017年,雙反及MIP政策下,歐盟每年光伏新增裝機僅6-11GW,2018年歐盟結束對中國光伏企業的雙反和MIP政策后裝機需求一路增長。


        2013-2017年歐洲光伏市場低迷

        圖片

        (來源:Bloomberg,長江證券研究所)


        2022年4月,印度關稅實施之前,印度安裝商對中國光伏組件大量囤貨,2022年一季度印度進口光伏組件同比激增210%,彼時裝機未見影響。進入2023年,進口阻礙下,印度一季度進口光伏電池組件數量同比下滑34%,前四個月印度累計裝機3.78GW,同比下滑37%。2023年2月,印度政府決定將ALMM清單豁免兩年。


        2022年8月,美國暫扣令實施以來,美國光伏終端市場備受缺貨煎熬,2022年第三季度美國新增光伏裝機僅1.877GW,由于無法獲取充足的光伏組件,近23GW的光伏項目被推遲,此后不得不陸續放行,2022年10月,美國商務部決定對東南亞進口的電池及組件免征兩年關稅。


        每次各國對中國光伏產品使一些“絆子”,最終絆倒的都是自己,然后不得不做出妥協,周而復始。


        困難重重,能否突出重圍


        占領中國以外的海外市場,我國光伏企業展開全球布局,一個是建立全球銷售網絡,一個是海外建廠。


        光伏企業在東南亞的產能布局

        圖片

        (制表:全球光伏)


        盡管國際貿易政策變幻莫測,是否進口的決定權往往在當地手里,正如我國光伏企業在東南亞設廠想要實現對美國、印度等國家的順利出口,隨即便有針對東南亞光伏產品的反傾銷調查。


        然而事實是無論歐、美、印如何對中國光伏產品進行抵制,最后往往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擁有技術、規模、成本的碾壓式優勢,中國光伏在每一輪貿易戰中幾乎都是戰無不勝。


        無法棄之不用,那就敞開大門接納,支持海外企業來到本地建廠,以隆基、晶科、晶澳、天合為首的頭部企業已經逐步向歐、美、印入駐。


        然而,關于建廠,《全球光伏》曾分析過,從當前的產業鏈完整性及配套成本來看,美、印、歐實現本土制造并非易事。


        圖片

        制圖:《全球光伏》數據來源:Wood Mac


        中、美、歐、東南亞、印度五大地區生產組件最大的成本在于原材料,約占整體成本的一半,而組件制造成本最大的差異也是原材料。歐洲、美國原材料成本最高,是中國、東南亞地區的兩倍。??全球光伏組件制造成本比較


        正如晶科能源副總裁錢晶所言,不少發達國家開始尋求光伏產業本土化,并不是所有國家都適合光伏產業本土化,本地化生產能做得出更便宜、效率更高的組件自然鼓勵,而做出來的產品如果更貴、效率更低,必然沒有人買單,無人買單,工廠自然也難以生存。


        無論如何,任何一個國家和地區想要實現光伏裝機目標,必然離不開中國光伏,最起碼現在,小弟仍是要仰仗“老大哥”。


        成都瑞祺新能源有限公司


        業務立足于四川、成都輻射西南

        主要業務包括:


        • 1、太陽能熱水工程
        • 2、空氣能熱水工程
        • 3、光伏發電工程
        • 4、中央空調
        • 5、地暖
        一级全黄60分钟免费|狠狠躁躁的嗷嗷叫|波多野结衣职业装|免费毛片蜜桃视频在线播放